将军边走边挺进她的房间 准备现场休妻

听见屋内传来的压抑的喘叫声,将军边走边挺进她的房间,准备现场休妻,把房间里的那对狗男女投入内狱,让他们被万民唾弃。

但是将军注定不能如愿了,因为房间里面的是两个女人,并不是一男一女,其中一个女人就是我,我们正在锻炼身体。

只不过方式有点激烈,再加上因为疼痛发出的声音可能有点引人误会,以至于自家将军进来的时候双眼通红,以为我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苟且之事。

看他那个样子我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是当时的我并没有说破,只是看着将军尴尬的退出去,然后我和自己闺中密友继续锻炼。

其实在他抱有那样的想法进来的时候,我就已经对他失望了,我本以为经历过上一次的事情他会选择相信我。

可是现在的他还是宁愿相信那个欺骗过他的小妾,也不愿意相信我这个正牌将军夫人,就因为我和他是奉旨成婚,在他眼里我就是被派来监视他的,他和我根本就不是夫妻的身份。

可我是因为真的喜欢仰慕他,才会答应父母的请求,嫁给他,但是这一点他从来都不明白,在他心里大概之后边疆的战士和那个小妾,根本就没有我和这个家。

既然如此,我又何必作茧自缚,一辈子就这样自怨自艾的吊死在这个将军府里面,倒不如和朋友浪迹天涯,做一个江湖飒爽的侠客。

我自小在父亲的教导下,练就了一身的本领,要不然也不会被父亲挑选进来这个狼虎窝,虽说将早就厌倦了每天活在疲惫之中,所以在又一次的例行见面的时候,我向他提出了和离的想法,他正在为自己的误会感到尴尬,而我已经决定离开他了。

他或许没想到一向喜欢他的我会提出这件事情,他以为我在欲擒故纵,于是本来和缓的脸瞬间拉下来说:“你又想闹哪样?”

我看见他这个样子,只为自己感到悲哀。

“我没有闹,我既然提出来这件事情,自然已经想好了后果,这不正和你的意吗?我们和离之后,你心爱的人便有机会正大光明的站在你身边了。”

说这话虽然令我心痛,但是事到如今也已经覆水难收了,当一个人被伤害的次数多了,想治愈她怕是也难了。

他还是不相信我,认为我只是借此机会引起他的注意而已,我无所谓的笑笑,把准备好的和离书拿出来,放在他面前。

然后当着他的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上面是和离的条件,我不要你将军府的一样东西,只要求拿回我自己的嫁妆,我想你应该也看不上我的嫁妆,让我拿回去,就当我下半辈子的积蓄吧。”

签完之后我的心里轻松了许多,本来不想面对的事情到了真正要解决的时候,反而变得轻松,还有心情自嘲一番。

他看见我认真的样子才意识到我不是开玩笑,也不是在耍手段,是真正的,这才拿起那份和离书,仔仔细细的看。

我只在旁边饮茶,耐心的等他看完签字,半柱香之后,他神色复杂的放下和离书,脸色莫名的看着我。

“签吧,我没有占你们家一分便宜。”我放下手中早已冷掉的茶。

或许是被我的淡定激怒了,他神色不虞的说:“即是如此,我也没有什么好拒绝的,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。”说完之后便签下了自己的大名。

“将军,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将军了。”我看着他的脸缓缓开口。

“我自小便被父亲教导,女孩子不是一定要被养在深闺的,所以我不是那种难缠会撒娇的女孩子,都说会喊疼的人有糖吃。”

“我本来对这句话嗤之以鼻,可是现在我相信了,只是能给我糖的那个人,从此刻起,已经和我没关系了,所以,将军,惟愿余生安好,不复相见。”

说完之后我缓缓起身,双手交握于腹前,慢慢举过头顶,又缓缓放下,随着动作微微鞠躬,向他行了一个礼,所有的关系止于礼,无疑是最好不过的。

他这才发现我身穿的是将军夫人的正服,只是踏出这个门以后,这身衣服也将永不见天日了,何尝不是另外一种悲哀。

为他心爱的人让路,是我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,不管以后他能走到何种位置,都与我无关。

我生在官宦人家,最不能做主的事情便是自己的姻缘,可是有幸被许配给自己喜欢的人是一种幸运,但那个人不喜欢我,这是无法强求的。

所以我排除了万难,放过了他,也放过了自己,这世间所有的事情一旦放下,便真的会宽心许多,所以啊,向前看,前面还有更好的未来。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,就意味着,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